香蕉免费分享二维码

fhaini1943头像

作者

  魏晓

来源

  AI蓝媒汇(lanmeih001)

周鸿祎,没有半点表示。

就在两天前,他昔日的合作搭档齐向东带领着奇安信正式登陆科创板,完成了自己的上市梦想。还在当天,奇安信上演了股价大涨138%,盘中市值最高达到了969亿元的资本追捧神话。

这一属于齐向东,属于奇安信的高光时刻,周鸿祎却仅是看客。

业内都知道,从3721时代再到360时代,周鸿祎与齐向东并肩作战十多年,一起扛过无数次枪打过无数次仗,共过患难,也同享荣华。

周鸿祎是一号人物,四处开炮拼杀冲锋在一线,齐向东是二号人物,坐镇后方谋篇布局。360恍如鲶鱼般杀伤力的由来,正得益于二人的完美配合。

业内也都熟悉,奇安信本就脱胎于360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奇安信前身即为“奇虎360企业安全集团”,创办于2014年,是360在B端业务的重要布局,垂直于政企安全B端市场。后在2019年4月奇安信从360体系脱离,齐向东与周鸿祎正式“分家”。

齐向东终于敲钟

双方不仅在股权上、品牌授权、业务等各个层面再无瓜葛,甚至还随着周鸿祎带领360杀入B端市场,变成了同台竞技的竞争对手。

“老周”与“老齐”,这对昔日的黄金搭档,也就从以前一致对外的兄弟变成了互为竞争的“友商”。

有时,分道扬镳并不算什么,怕就怕,分道扬镳之后,双方还身处在同一赛道,彼此间要厮杀个你死我活。

周鸿祎背后的男人

很少有人知道,2005年奇虎360最初成立时,董事长是齐向东,他才是360真正的创始人。

那时候的周鸿祎,从雅虎中国离开后,便去IDG做天使投资人了,投过羊奶、投过煲汤,还投过靶场都失败了,最后还是回到360,从齐向东手中拿走了董事长的位置。

一方面,360成立时本身就是周鸿祎投资的,包括沈南鹏、王功权这帮投资人,也是看中周鸿祎这个人才投的360,另一方面,齐向东也是自3721开始就追随周鸿祎的老部下。

在投身互联网创业之前,齐向东曾经是新华社最年轻的厅级干部,也是第一个辞职到互联网公司任职的厅级干部。

在新华社,齐向东任职17年,作为主要人员和分项目负责人参加了新华社重点建设项目“三网一库”和“新华2000通信工程”的建设。这期间,齐向东结识了北上打拼多年,并最终创业的周鸿祎。两人的交情,始于1999年。

2003年8月,齐向东加盟了周鸿祎创立的北京三七二一科技有限公司,就任3721公司总经理,就此成为彼时下海创业浪潮中的一份子。

为什么去3721,下海总得先找条船把。齐向东心想着先在周鸿祎那条船上适应一下,适应适应水性。

没想到这一适应,就是十多年。

回头来看这段历程,齐向东是感谢周鸿祎的,他曾感慨,如果没有周鸿祎这条船,也许他早就淹死了。

在3721担任总经理的两年时间,齐向东完成了一个官员身份到商人身份的转换和适应,周鸿祎也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帮手。

此后的360中,一个成为了老周,一个成为了老齐。

齐是一个老成持重的人,比起习惯于冲锋陷阵的周鸿祎来,他更喜欢布局。他的角色有时候像是刘邦身边的萧何,“镇国家,抚百姓,给饷馈,不绝粮道”;有时候又像是韩信,“战必胜,攻必取”。资深媒体人迟宇宙认为,360没有周鸿祎,就会找不到方向感;若是少了齐向东,则会成为一盘散沙。

周鸿祎冲在一线四处开炮,在江湖博出了红衣教主的名声。齐向东在后方备足弹药兜底善后,天塌下来有齐向东顶着。

当年傅盛从360正式离职并且拿到20万股股票的条件是,要跟奇虎签订一个严苛的离职协议,关于竞业期限,不说公司坏话等等,为什么签这个协议,傅盛给了两个理由。

一个是息事宁人,赶紧完事走人。第二,当时齐向东告诉他,协议就是个过场,只要你半年内不做安全,就什么事都没有。傅盛不信周鸿祎,但他信了齐向东。

再到3Q大战时,腾讯向深圳公安局报案,差一点就把周鸿祎给抓到了。若是抓到了,那360的后续可能就要被改写了。

周鸿祎在自传《颠覆者》中详细描述过这一幕。那一天,他在上班途中,接到了齐向东电话,齐说:“公司里来了30多个警察,你赶紧逃。你看看你现在能飞哪儿,就赶紧先飞过去。剩下的以后再说。”

于是,周鸿祎转头就去机场,前往香港。

安全一哥之争

成功“跑”掉的周鸿祎借着3Q大战的势头,一举将360带上了美股资本市场。

不过周鸿祎在纽交所敲钟的那一刻,还有那一张360上市时的合影照片上,都没有齐向东的影子。事实上,齐向东本已买好机票,但最终决定留在公司“保卫公司的安全”。

对于齐向东而言,这是其一大遗憾。毕竟带出一家上市公司,这是他长久以来的情结。

自2014年奇安信前身“奇虎360企业安全集团”成立之后,在360内部,周鸿祎与齐向东逐渐有了明显的分工。周鸿祎专注C端,齐向东专注B端的企业安全。

一度“分家”传言不断。

2016年,360退市美股进行私有化,齐向东大幅抛售股票套现,持股比例由约8.1%降至约为2.2%,后至2018年360在A股重新借壳上市,齐向东持股仅为1.8%,同样未出现在上市现场。与此同时齐向东增资奇安信,成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。

再到2019年4月,二人彻底完成“分家”。

根据360彼时公告,清仓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全部股权,并收回给其的360品牌授权。

公告显示,彼时奇安信的评估价值为164.78亿,360将以37.3亿元出售所持的全部22.5856%股份,从而获得29.8亿的投资收益。同时,360宣布未来重点进入政企安全领域,将通过包括不限于自建、投资、并购等方式进一步落实。这意味两家公司,也可以说周鸿祎与齐向东就此进入竞争关系。

对于奇安信从360体系的脱离,周鸿祎认为自己成全了齐向东,强调老齐是战友,要帮助老齐登陆科创板。“如果我们不卖,他上不了市。证监会对独立性有要求。”

在周鸿祎最初的预想中,360将聚焦于核心安全技术、大数据、国家网络安全的顶层设计等,由奇安信、绿盟等公司做具体应用,双方不再同一层面上竞争。

且从当时的资本市场环境来看,卖出奇安信股份,360完成套现也是一项很划算的生意。

但今时不同往日。

首先是投资收益上。以奇安信目前接近900亿市值计算,360去年卖出的22.5856%股份约等于190亿元,与37.3亿的出售价格相距甚远。

再者,B端竞争维度上。脱离360之后,奇安信引入中国电子为第二大股东,一跃跻身“网络安全国家队”。据国信证券研报,奇安信已经牢牢站稳政府和央企市场,进入了90%以上的中央政府部门、中央企业和大型银行。

IDC今年7月发布的最新中国安全资源池研究报告中显示,当前奇安信已经以18.1%的市场份额稳居行业第一。

更关键的是,奇安信正值风光,而360目前已显颓势。

截止目前,360市值仅为约1300亿元,距离巅峰已蒸发了3000亿元,早就不复昔日互联网明星地位。一个事实是,齐向东这个曾经站在周鸿祎背后的二号人物,目前的身价已经直逼周鸿祎。

这也直接导致,谁才是真正的“安全一哥”,可能没了标准答案。

对于周鸿祎而言,过去十年来他的对手是腾讯百度,但现在,或许他最大的对手,正是昔日同袍齐向东的奇安信。

香蕉免费分享二维码

Tags: